“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背后的现实逻辑


发布时间: 2017/12/13 18:54:27 被阅览数: 658 次
 

“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是一句重口味的诗。因为这里的“细腰”,是男人的腰。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楚王陛下喜欢的毕竟是“细腰”,而不是“细腰子”。不然那画面……我实在不忍脑补。

其实,这句诗有点“骗流量”的嫌疑——它的典故最早来自《墨子》,原文是“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肋息然后带,扶墙然后起。比期年,朝有黧黑之色”,翻译成人话则是“从前楚灵王喜欢腰细的男人,大臣们为了讨好她,每天只吃一顿饭,早上穿衣服的时候先憋气收腹再系腰带,扶着墙站起来。过了一年,大臣们都变得满脸黑线”。

 

 

从字面上看,这是一个关于减肥的故事。虽然情节有点脑残,但从头到尾,原文并没听说有谁饿死

但这样一来,就没意思了:连个饿死的人都没有,怎么能上热搜呢?于是,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愣生生把故事标题从《大臣们为讨好楚王,坚持节食瘦身》改成了《震惊!为了满足楚王癖好,大臣们竟然做这种事……》

点击量蹭蹭地上,楚灵王的声望嗖嗖地下。


但是,也不能怪写诗的人危言耸听。

首先,只有危言耸听才能表达强烈的愤怒:本来,大臣们的身材应该是多样化的,虽然胖子容易得糖尿病,但他们毕竟有胖的自由。可是楚王一句话,就抹杀了这种自由,这是滥用权威。

其次,只有危言耸听才能表达强烈的嘲讽:这帮大臣居然甘心用生命拍马屁,忒没骨气了。楚国再怎么说也是个负责任的地区性大国,朝堂上竟全是这种人,怪不得两百年后的屈原要跳江。

最后,只有危言耸听才能表达强烈的担忧:楚王喜欢细腰的男人,大臣们就要挨饿,那要是楚王又喜欢上发际线靠后的男人,大臣们是不是该秃顶了。

就这样,愤怒、嘲讽、担忧……各种负面情绪交织在一起,让“昔者楚灵王好士细腰,故灵王之臣皆以一饭为节”变成了“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后来又变成了“楚王好细腰,国中多饿死”。

没办法,谣言总是越传越离谱。但这真的只是“谣言”吗?身处其中的楚灵王和大臣们,有没有一点责任呢?

 

历史没有告诉我们,楚灵王为什么喜欢细腰的男人。

也许,他看不惯那群大腹便便的油腻中年大臣,所以通过提倡“细腰”来打击吃喝风、倡导艰苦朴素;也许,他想弘扬全民健身的理念,所以要求大臣们带头练倒三角、马甲线;也许,他担心大臣们的腰腹力量太强,会威胁宫中女性的安全,所以让他们自废武功。

反正不管是哪种原因,有两点是可以确定的:

第一,楚灵王没有发通知、下文件,要求大臣们必须细腰。他只是表达了自己的一种审美偏好,而作为独立的个体,他有权做这样的表达。

第二,就算楚灵王要求大臣们必须细腰,也没要求他们一定要用“饿死”这种极端方法来实现这个目标。你可以练瑜伽啊,可以做平板支撑啊,再不行还可以抽脂啊,寡人可没说过你必须挨饿。

这样说来,“宫中多饿死”实在不能怨楚灵王。那该怨那些大臣喽?

 

大臣们其实知道,“细腰”不是楚灵王关注的重点。它充其量就是个噱头,甚至可能连噱头都算不上,只是王上一时心血来潮、随口说说,没准过几天就忘了。

但问题是,他要是没忘呢?

他说过的事,自己忘了,但你照办了,没关系,最多就是你白费了半天心思。但如果他没忘,你却没照办,就要命了。因为这相当于你让他白费了半天心思。

你和他在权力金字塔上的位置决定了,他可以浪费你的心思,你不可以浪费他的。

所以,未必每个积极瘦身的大臣都是渴望巴结楚王的。很多人可能只是不得不做出这样的姿态,毕竟当所有人都在收紧小腹的时候,就你顶着个游泳圈,会让你看上去格外不忠诚。

不拿王上的爱好当回事,你几个意思?

这就是他们所处的那个游戏规则的力量:楚灵王随随便便一句话,大臣们都要卖命地去执行,或至少都要做出一副卖命的样子去执行。

于是,规则放大了楚灵王的恶。

那咱能不能换个游戏规则呢?

 

 

玩游戏的人随时可以换,游戏规则却不是说换就换的。

从表面上看,楚灵王是“换规则”的最大障碍,因为他是这个规则的受益者,所以肯定会竭力维持它。

靠“细腰”上位的大臣们同样是“换规则”的障碍,因为他们也从这个规则中受益了。他们也许会抛弃楚灵王,但不会抛弃这个规则。

但其实,他们都不重要。

楚灵王是通过杀死自己做国君的侄子才当上国君的。这种行为当然很残忍,但唐太宗也杀了亲哥哥李建成——你不杀他,难保他不杀你。

再说,就算楚灵王的侄子并不想杀他,事情就了结了吗?要是他侄子喜欢矮个子男人、而他恰好个头很高呢?

所以,只要有机会自己掌握命运,就不要把它交给别人。


当然,等楚灵王掌握了自己的、以及全体楚国人的命运之后,他不一定非要那么变态。

但问题是,只要人们知道他喜欢细腰的男人,他也就不能再松口了——如果所有楚国人都知道王上喜欢细腰男人,而大臣们全是一水儿的水桶腰,大家会怎么想?

大家自然会想:原来王上没有权威,大臣们根本不拿他当回事。那他还有什么可怕的?

恐惧是他统治的根基。一旦人们不再害怕他,他就完了。

这就是说,如果只有楚灵王一个人试图打破这个游戏规则,他的下场就不会比他那可怜的侄子好多少(当然,他最终确实也没比侄子好多少)。而且,他的下场并不会对游戏规则本身产生任何影响。

游戏还会选出下一个楚王、导演下一场闹剧。

也许,只有等人们普遍意识到这个规则的缺陷,并能够以理性的态度对待游戏的参与者时,才有可能改变它吧。

 

文/张洛鸣

     


上两条同类新闻: 下载:智库成员申请表(内附联系方式)
  • 中科院院士王光谦:科技成果转化难是一个伪命题!
  • 中国“能源转型路径”还存在巨大分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