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顶级石油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改名,石油不再是主业


发布时间: 2018-3-13 14:02:25 被阅览数: 205 次
 

能源转型变革步伐明显加快,未来几年将是能源产业链巨大变革时期,世界正处在第三次能源变革前夜。石油巨头把名字改了,把带有石油的字样统统不要了,难道真的要摆脱传统能源吗?……

 

3月13日,据外媒报道,世界石油巨头、西欧最大的国有石油公司,挪威国家石油公司(Statoil)将改名为Equinor,以凸显该石油巨擘企图转型为再生能源公司的决心。该公司在改名记者会上解释道:“新名Equinor是由equi,也就是平等、公正与平衡等英文单词的字根,与挪威单词nor合并而成。”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执行长官萨特(Eldar Satre)在声明中强调:“Equinor的意义是代表:我们是谁、我们的过去和我们的未来,最有力的字眼。”

另据报道,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股东将在5月股东大会上针对该项改名计划进行投票。其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最大的股东挪威政府预计将会投下赞同票。


根深蒂固的石油公司

 

“去石油”从改名开始,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把“去石油”诠释的淋漓尽致。把名字改了,把带有石油字样的统统不要了,难道真的说明自己摆脱了石油吗?显然不是。挪威国家石油公司的“去石油”也仅仅停在改名字阶段。现实中,其不仅没有“去石油”,反而在“加石油”。

 

2017年12月5日,道琼斯报道,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提交了巴伦支海Johan Castberg项目的开发和运营计划,这个投资59亿美元的项目被认为拥有4.5亿至6.5亿桶油当量的可采资源量。预计2022年该油田将开采出第一批原油。

时间不长,短短数日过后,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携巨资再投油田生产。

 

2017年12月20日,挪威国家石油公司表示,同意以不超过29亿美元从巴西国家石油公司收购巴西Roncador油田25%的权益,此举将使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巴西的产量增加近两倍

故事未完,投资待续。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按耐不住心中对石油的狂热,再一次回归老巢投资油田开发。

 

据《华尔街日报》网站2017年12月21日报道,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提交了关于扩大北海Snorre油田的开发计划,项目耗资190亿挪威克朗(合22.7亿美元),将使得该油田的采油量增加近2亿桶。

 

细细算来,去年整个12月,这个“去石油”的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在石油上面豪掷110多亿美元,远超过同时期的其他石油公司,更超过了当年的自己。投资的加码带来石油产量的增加,据估计110亿美元的投资将为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到来超过7亿桶石油。

可见,挪威国家石油公司依然是个根深蒂固的石油公司。这点不是改名字就能改变的现状。


 


石油不再是发展重心

 

“去石油”对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来说,更多的是一种态度。把“石油字眼”从名字中拿掉,反映挪威对于该传统能源生产不安的加剧。

 

挪威是全球最大石油生产国之一,其充裕的石油与天然气营收,曾协助该国打造从出生到老死的全面性社会安全网。作为西欧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生产国,挪威的出口大宗商品中,原油和天然气占比50%。但是随着新能源快速增长,对于石油的需求已经触顶,再投资生产这类原材料的公司,其风险将会大幅上升

随着近年来全球对于气候变暖危机的日益重视,使得挪威政府也在过去几年要求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开辟石油以外的其它营收来源。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有望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投资大幅增长,到2030年投资高达100亿欧元的可盈利可再生能源。近日,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已与Polenergia签署协议,收购波兰BSIII和BSII两个早期海上风电开发项目的50%权益。

挪威国家石油公司并非首家因策略改变更名的能源大厂。去年丹麦国营能源公司Dong Energy改名为Orsted,企图将它与丹麦石油与天然气的关连去除,藉此塑造成全球最大境外风力发电公司的新角色。

 

大型石油公司改名并非每次都会奏效。英国石油公司BP为了推进它在再生能源的市场,曾在2000年初改名为“Beyond Petroleum”(超越石油),但缩写仍为BP。不过反使公司面临现金外流的困境。

 

链接《中石化变绿:绿色企业行动计划覆盖全产业链》
网址:http://www.xbzk.org/news/edp.asp?id=675

 

《刘振亚:全球能源互联网顶层设计已完成》
网址:http://www.xbzk.org/news/edp.asp?id=670

 

《深度解析能源产业链变革与互联网售电》
网址:http://www.xbzk.org/news/edp.asp?id=605

 

优质企业家生态圈《能源产业链500强领军者项目》
网址:http://www.xbzk.org/News/nyopen.asp?id=587

 

 

延伸新闻补充:

海南省长沈晓明4月9日在博鳌论坛年会上透露,海南到2030年禁止售卖和使用燃油车,为全球岛屿经济体在推行绿色能源上做出海南贡献。他说,海南省政府最近正在对此密集研究,并将出台详细规划。他同时给出“计划表”:将先从政府机关用车开始,再覆盖到公交车、出租车等公用车辆,最后到私人汽车。

 

 

提示:以上各国禁售燃油车的信息,是媒体转发的,各国政府实际政策很多都没有确定。比如德国,只是有官员倡议或预计到2030年后,可能不再销售。据德国汽车工业协会中国首席代表慕容特先生,向兴邦智库梁Sir介绍说:德国政府从未出台禁售燃油车时间表、政府层面没有发文

 

2016年10月8日德国参议院通过了一项关于2030年禁止销售燃油汽车的倡议书,并呼吁欧盟各国采纳该倡议。随后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了这份倡议书,并用各种耸人听闻的标题表示德国将在 2030年放弃燃油汽车。媒体总想弄出一个大新闻,然而只是绿党的倡议。欧洲各国禁售燃油汽车的消息,也需要进一步验证。

 

 目前公布“全面禁油车”的国家基本都是不同政党轮流执政,政策延续性并不好说。而如果真要执行,必然引起各方面的激烈讨论和争执。目前中国也只是在研究燃油汽车退出时间表,并没有说一定要100%退出,更没有已经确定的时间,所以过度解读是没有根据的。笔者深深知道能源转型、汽车工业在新能源领域弯道超车,对于我国的意义和机遇。然而这不代表我们可以和应该用错误的论据证明前进的方向。清洁化交通是正确的方向,但是我们不应该用错误的事实做论据。

 

笔者在网上摘来的禁售时间表,不难看出大多都是“声称”、“计划”、“提议”。

 

在2017法兰克福车展上,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会主席、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集团全球总裁蔡澈公开表示,“全面禁止一种驱动方式,很可能是自摆乌龙。”他认为,未来还有很大不确定性,选用哪一种技术路线,应该由市场与用户自主选择。

德国大众集团CEO穆伦更是指出,德国禁售燃油车只是应对大选的一个说辞,过一阵就会平息。


英国汽车制造商阿斯顿马丁(AstonMartin)的首席执行官安迪帕尔默(AndyPalmer)同样“炮轰”禁售燃油车的政策,他表示,“决策者不应该扮演工程师的角色,最好的方法是制定排放标准,然后让工程师去弄清楚什么样的技术可以满足,”帕尔默说,这个禁售燃油车公告只是一场“美梦”,即便到2040年,燃油车仍然不可能被电动汽车所替代。


看得出来,各大车企的负责人,对于禁售燃油车的时间表并不买账。从小格局来看,传统企业习惯了多年来积攒的利益格局,不需要过多的投入就能获取稳定收益,自然不希望有新的技术和企业瓜分他们的市场。但是每一种新技术的出现必然是要经历时间的洗礼,市场的考验。新能源汽车能否在2040年全面普及,以及燃油车是否会在20年后被全球禁售,目前都还只是想象。


 

     


上两条同类新闻: 下载:智库成员申请表(内附联系方式)
  • 【权威发布】全部收益用于扶贫、不得负债建设《光伏扶贫电站管理办法》出台!
  • 中国能源报:省间售电这块“硬骨头”有多难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