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奥董事长王玉锁先生在“2018北京能源工作晚会”的演讲


发布时间: 2018/12/19 13:45:45 被阅览数: 148 次
 

2018年12月16日,在北京国际能源专家俱乐部成立10周年之际,俱乐部携手《商业周刊中文版》与凤凰网,并在亚洲开发银行与新奥集团的鼎力支持下,联合举办了“2018北京能源工作晚会”。

围绕“把握前沿、建言发展”的使命,一年一度的北京能源工作晚会再度成为北京能源领域最资深的专家聚会,最高端专业的圈层社交和最前沿精彩的思辨分享。新奥集团董事局主席王玉锁先生出席晚会,并进行了开幕致辞。

 

 

以下为王玉锁现场演讲实录精编,以飨读者。

 

尊敬的国宝主任,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能源界的各位朋友,大家晚上好!

在感恩之前能不能允许我提个建议?

刚才不管是主持人还是新华总,还有尊敬的国宝主任都在讲,咱们这个俱乐部主要靠志愿者的力量发展到今天。我觉得我也应该算是个志愿者吧,因为志愿者叫有钱出钱有力出力。结果我出了点钱,没给我带来什么幸福感,倒给我带来很大的忐忑。

第一个忐忑就是国宝主任讲完了就让我讲,这真的是对我是一种煎熬,国宝主任何许人也?我在这么一个重量级的人物后面讲,不是给我难看吗?能不能明年我还想出钱,但是别这么安排了。我也想讲,安排在后边的专家们都讲完了,作为一个民营企业也发发声讲两句就可以了,这是一个建议。

第二个建议,座别给我安排的那么靠上,我坐在那儿看着我对面的几个老领导、大专家,心里特别忐忑,真的心里不舒服。后来我想,我凭什么坐在那儿?我想起来了,我出钱了。 我觉得还是让我当一个纯粹的志愿者好,只不过大家出的时间、出的力,我出点钱而已,民营企业也没别的,也就是有点“臭钱”。所以希望下次让我坐一号桌就可以了,但是靠下一点,所以先提这两个建议。

 

 

然后书归正传。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气氛里,过两天就要举办十一届三中全会的纪念活动,在这个时候我想讲,感恩是我的主题。

因为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所从事的行业,不管是叫公共事业也好,还是叫能源企业也好,这在40年前是最纯粹的计划经济。40年以后的今天,一个民营企业家站在这儿发言,讲自己的心路历程,我觉得没有改革开放真的就没有我们的今天。我今天的主题真的是感恩40年的改革之路。

 

我讲感恩真的是有内容的。首先是感恩价格改革,没有价格改革,也就是说80年代中期的改革改革的话,就没有我的第一桶金,好多人都知道我的第一桶金是靠“倒卖”液化气挣来的。国家规定超产的产品可以溢价卖,我就是溢价买来再加价卖出去,倒了这么一下就挣钱。好在我倒卖的不是批文,如果倒的是批文的话早就“进去了”。这是完成我的第一桶金,也是改革对我的第一个恩惠。

第二个机会90年代初,邓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推动了我们国家改革开放往前又走了一大步,其中有一个生产要素的改革,生产要素的改革又规定小的零散油气井可以跟地方合作。我当然是地方的,虽然是民营企业,也算是地方了,所以我就获得了一个小的天然气资源,然后就把它接到了我的家乡廊坊,我因此就真正的进入了公共事业领域。

第三个机会是国企改革,特别是国企改革的攻坚阶段,1999年以后,我们又开始走出廊坊进行了全国的布局。当然也是在1998年年底和1999年初,我们建设部颁布了新的规定,说公共事业可以多元化投资,这个时候的改革政策推动了新奥从一个城市的燃气公司,向一个全国性的燃气公司发展。

到十八大以后,我觉得也是对于新奥发展有一个更大的支持,就是我们的电力改革,使新奥能够从一个燃气运营商,加快了往综合能源运营商转型的步伐。大家可能都知道,新奥在做泛能和泛能网。没有电力改革,就没有新奥这次的业务再升级,再迭代的机会。

当然还有一件对于新奥来说很重要,对于民营企业来说也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新奥在舟山的LNG接收码头,正在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候——10月19号正式投产运营。这个项目作为我们国家改革开放的成果,被呈现在国博改革开放40周年展览里,成为我们油气改革的示范项目。

所以,没有改革开放,真的就没有我们新奥今天发展的成就。在这里,我也在全球的能源精英的面前衷心的讲一句“感恩改革开放”!此处可以有掌声,这个掌声不是鼓给我的,而是鼓给改革开放的,这就是我感恩的内容。

 

 

但是最好的感恩还是把企业做好。所以我接下来想讲一下新奥自己的一些感受。

其实一个民营的能源企业怎么搞?始终是我脑子里思考的一个问题,因为论拿资源,我肯定不如国有企业,更不如跨国公司,肯定我永远没有出头之日。如果比投资,我是一个民营企业,大量的资金也不是我们的强项。

那我们有什么强项呢?机制灵活!按照国宝主任讲的,一般情况下民营企业队伍比较稳定,如果我自己不想退休的话,是可以干到老的,所以这就是我的优势。利用这个优势干什么?搞技术创新!

所以,新奥从1999年开始就走上了创新之路,时间关系我只是点一点而已。首先我们在天然气的储运中,做了一个创新,制造大口径压缩天然气钢瓶。我们国家90年代使用的天然气钢瓶,那个都是国外的,大部分都是美国的,还有一部分韩国的,中国自己没有。新奥下决心自己搞,用了540天的时间,我们搞出了中国的第一支大口径钢瓶,得到了当时的标准计量总局的表扬,因为他们早就想做,没做成,被一个民营企业做成了,这是第一阶段。

第二阶段首先做的是煤的清洁利用。刚才白荣春局长问我新奥的煤气化技术怎么样了?我们两个煤气化技术- 催化气化和加氢气化-近期装置开始调试,前天刚刚完成工业化示范的的主装置实验。我非常高兴地跟大家讲,新华总安排这个时间也很好,我可以说了,在两天前,14号我还真不敢说,就是总装置达到了实验的要求。可以这么说,未来煤的清洁利用,基于它的气化技术就可以解决了,这是我们中国的资源禀赋特点所决定的。煤制气,一旦成本控制在一块钱以下的时候,我们的竞争力应该是很大的。

第三个我们做的是数字能源。我们的泛能网会在2019年对外发布,正式为能源界提供服务。

当然我们并没有就此结束。我这个人企业不大,个也不高,但野心大。我们正在做未来能源的技术研发,未来能源是什么?就是无碳能源。各位做化石能源的同行们抱歉,包括我自己,我对我自己也抱歉,这是大势所趋,未来一定往无碳能源方面发展。我现在跟大家讲这句话,大家做准备来得及,十年之内我们做化石能源还可以挣钱,我们传统的业务还会发展,但是10年、20年以后做什么?能源俱乐部30周年的时候我希望大家都还能相聚这里,但那时我们在一起不是讲天然气,不是讲煤,也不是讲油,而是讲无碳能源。

 

无碳能源方面,我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我做了很多跨国公司不敢做的事儿就是小型可控核聚变,虽然有人会认为我胆大妄为,但是我还是挺有信心的,因为它融合了我们中国的文化理念在里边,我跟大家讲,就是我们的太极,可以很好的起到作用,但今天还不能讲的太细。

第二个事情,就是跟地球要能源。我不知道地球的来源,但知道地球是最大的储能装置。我们在研究用等离子炬的技术,往五千米到一万米的深度取热,然后来发电,来供能量,这个研究我们也在进行。

第三个高效储能技术。我们认为未来真正的高效储能技术不是电能转化学能,化学能再转电能,绝对不是,这个路子是不对的,必须要储电子。进电子,出电子,这样问题就简单了。当然做起来很难。

总的来讲我们野心很大,希望再过20年,在这儿坐的时候,我也基本跟国宝主任那么大年龄了,跟大家做回顾一下我们过来的这20年。

当然新奥要实现这些想法都仰仗能源界的各位专家、各位领导的理解、支持和帮助。我今天也是借着这个机会,恳请各位再继续支持新奥,继续帮助新奥。我们对各位帮助的回报就是,更好地在能源领域多做贡献,当然也为我们俱乐部多做一些志愿者工作,多捐点钱。谢谢!

 

 

主持人(《商业周刊中文版》出版人李剑):王主席请留步。首先要感谢您出了点钱!我帮助新华总筹办两年晚会了,我们感激各位志愿者的热情,我们也懂得钱的重要性,多年以来您在财力、物力、人力上对俱乐部的贡献都很大。为了感谢您多年来的支持,我们现在有请国宝主任为您颁发俱乐部“感恩十年同行奖”。有请二位在中间合影。

张国宝:我认识玉锁同志好多年了,他有很多故事,今天时间关系不能展开讲,但是总体来讲给我的印象就是很有人格魅力。

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家,我第一次和他接触的时候,他不抽烟,很多人都在抽烟,他不抽烟;也不打高尔夫,虽然他有自己的高尔夫球场,也没有其他的嗜好。他有自己独特的东西,所以能成就到今天绝不是偶然的。

他是怎么起家的呢?他刚才说是“倒煤气”。他当时是怎么倒煤气的呢?他穷困潦倒,蹬三轮车。一个晚上在一家酒店的大通铺上住,一个铺上睡十几个人。晚上大通铺上有一个人得了阑尾炎了,嗷嗷的叫,他嫌人家吵,睡不着。后来发现那人确实病的不轻,他就拿大三轮给他送到医院去了,等到第二天那个人的家属(他妹妹)从任丘过来

似乎这个故事就这样结束了,没有。他开始创业时非常艰难,做小买卖做赔了很多钱,走投无路,想死的心思都有了。他一路盲无目的地走,结果走到了任丘,就看到有人卖液化气罐。问招待所里的出纳怎么买,那位妇女说,你要吗?你到我家去,我爱人就是负责这个业务的。结果他找到那位妇女给的地址,出来开门的就是他救的那个人!所以这就是“因果报应”。

王玉锁:谢谢国宝主任!您说的是事实。

 

 

链接《能源产业链领军企业家进修项目

 

     


上两条同类新闻: 下载:智库成员申请表(内附联系方式)
  • 道达尔首席技术官谈人工智能改变能源行业
  • 中国“人造太阳”东方超环EAST首次实现一亿度运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