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是打稀土牌吗?为何增产稀土供应?


发布时间: 2019/12/24 被阅览数: 232 次
 

11月8日,工业和信息化部、自然资源部下达了2019年度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控制指标及钨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的通知。通知中将2019年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分别提升到13.2万吨和12.7万吨,分别高于2018年的12万吨和11.5万吨,是“有史以来的最高配额水平”。

这项消息一发布,外媒就给予了高度关注,纷纷猜测中国稀土增产背后的“深意”。路透社11月8日报道称,此举可能缓解外界对全球最大稀土生产国中国将限制稀土供应的担忧。

但是也有诸如《日经中文网》等媒体认为,中国此举意在打一场“稀土战争”,靠扩大产能挤压美国等进入者。

两种观点虽截然相反,但他们都认为,中国是在打“稀土牌”。

 

中国为何加大稀土供应?我们今天就来聊一聊。

 

1、稀土这种资源有多牛?

我们先来搞清楚稀土的特点。近十年来,稀土多次成为舆论热点,恐怕大多数人都认识到了稀土是我国拥有的宝贵财富。稀土为什么这么珍贵?

稀土就是镧系元素和钪、钇共17种金属元素的总称。下图是一张普通的元素周期表,为使用方便,这种元素周期表其实是折叠过的,最底下两行元素原本是在IIA到IVB之间的位置上,在整个元素周期表中显得相当“另类”。底下两行元素中的第一行以及IIIB族的钪和钇就是传说中的稀土元素(蓝框内标出的元素)。

 


所有稀土元素都位于红框内,说明它们是过渡元素。电力革命前,除了锡和碳等少数几种元素外,人类在生产领域主要利用的就是过渡元素。而稀土元素还要更奇特一些,除了被单独列出来的钪、钇两种之外,其他稀土元素都属于物理化学性质比过渡元素更特殊的内过渡元素(黄框内标出的元素),表现出各具特色的奇异性质。

随着研究的深入,科学界还发现,少量内过渡金属单质或化合物添加到某些物质中能显著改变这些物质的性质,这也是稀土元素被称为“工业味精”的由来。

稀土元素的特性决定了其在工业上的应用十分广泛。

*钪被用于航空航天部件的轻质铝-钪合金,金属卤化物灯和汞蒸气灯中的添加剂,炼油厂中的放射性示踪剂;

*钇被用于激光器、电视红色荧光粉、高温超导体、微波滤波器、高效荧光灯、火花塞、气罩、钢添加剂及癌症治疗;

*钐被用于稀土磁铁、激光发射、微波激射器、核反应堆的控制棒;

*铕被用于激光器、汞蒸气灯、荧光灯;

*钆、镝、铽都是制作磁致伸缩合金的重要构成,在计算机存储器和声纳中不可缺少。

除此之外,生活中也少不了稀土元素的身影。

*最常用到的稀土制品是钕、镨、镧,钕做成的强磁铁,它比铁的磁性强得多,能用在新能源汽车的电动机中;

*镨和钕掺杂在玻璃中能制成电焊工人用的焊接护目镜,这两种稀土元素能有效吸收电焊弧光中的有害波长并大大降低其亮度,使人能近距离操作电焊;

*镧添加在玻璃中能进一步增加玻璃的折射率,所以高级相机镜头中往往添加了镧。

……
稀土的神奇之处和广泛用途我们明白了,那为什么叫它“土”呢?

这也是因为内过渡元素的性质特殊,大多数稀土氧化物和高品质矿物看起来真的像普通泥土。在稀土刚被发现的年代,人类普遍利用的高品质金属矿物几乎都拥有金属光泽,而稀土氧化物土状的光泽显得十分奇怪,再加上稀土在地球上的同一个地方很难找到很多,所以被人们称之为“稀土”。

 


(高纯稀土氧化物,是不是很像泥土?)


2、美国为何热衷高估中国稀土储量?

2019年以来,美国媒体大肆炒作中国“稀土储量占世界38%…(更有90%、71%、42%)”等说法。不得不说,我国在稀土加工方面优势明显,具有全球唯一的稀土全产业链,密切追踪稀土行业的英国研究公司Adamas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中国现在不仅出口而且也进口稀土矿进行加工,合计加工能力占全球的85%。

但中国稀土储量是否有美国媒体说得那么强势呢?笔者认为,这种说法不可信,显然也是别有用心。

从数据来源讲,几乎所有关于中国稀土储量占世界之比的数据都来自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它认为中国稀土储量为4400万吨,占全球储量的38%。

那么问题来了,虽然美国地质调查局是目前世界上最强大的地质调查机构,但他们怎么知道世界各国稀土储量?

难道各国政府允许他们搬着各种重型仪器甚至钻孔进行勘测吗?如果不用重型设备、也不通过钻孔,美国地质调查局凭什么掌握世界各国的稀土储量情况?要知道,很多国家至今仍没有条件对全国矿产资源进行地毯式地质调查,世界上也只有美国成规模披露其他国家的矿产情况。

退一步来讲,即使美国比这些国家自己还了解地下埋着些什么,我们又怎么验证美国地质调查局的数据呢?

其实,美国地质调查局主要方式还是通过派出人员实地走访得出的结论。但这样的调查有个问题,就是对产量大的国家很不公平,而中国正是这样的国家。

对任何矿场而言,从勘探到开采初期、以及从开采初期到开采稳定期,这两个阶段,就其储量的估计会发生巨大变化。在勘探时,尽管有各种重型设备辅助,但对于关键点位还会进行钻孔验证,整个过程将持续数年。大部分勘探充其量也就是对靠近地表200米范围内的矿产储量有个比较充分的认识。地下300米的情况如何?500米呢?1000米呢?甚至更深呢?应该说,这一阶段对这种深度的矿产储量情况认识得并不充分。


(图为稀土矿坑)

因此,无论出于政策考虑还是出于科学的严谨,对外通报的矿产勘测储量都会比较保守。正式开采后,储量比之前估计的增加几倍乃至十几倍都是正常的。

而随着开采的进行,地下作业面会很快下探,对地底的情况也会越来越清楚。更重要的是,开采带来的经济收益也会促使矿场拥有者更有动力采用类似于超长距离钻孔等高成本勘探手段摸清储量。因此,开采稳定后的估计储量可能达到刚开始所估计储量的几十倍甚至上百倍。

对于中国这样某些矿产产量较大的国家而言,很多矿场已到了开采稳定期,储量潜力已经不大,且因开采量巨大,参与者众多,所以也很难对储量数据进行保密。而有些国家矿产产量虽然不大,但很多矿场还没被开采,储量潜力巨大,只有少数科学家掌握一手勘探数据,对外公布的储量是否真实很难说得清。

这样我们就能看出,即便美国地质调查局没有伪造数据,单凭名义上的储量宣称“中国稀土储量占世界38% ”本身就不靠谱。更何况,自美国政府渲染中国打“稀土牌”以来,美国地质调查局就一直与政府“一唱一和”,其所列数据的公信力值得玩味。


3、美国真缺稀土吗?

众所周知,美国和一般国家不一样。其所谓的“内政”、“民主”、“自由”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等字眼都和一般人的理解大相径庭,“缺稀土”这种说法也不例外。

自从中国2010年开始从国家层面严格控制稀土出口配额以来,美国和西方国家一直渲染中国管控稀土威胁到了很多国家。特朗普今年还多次亲自渲染美国稀土供应有受制于中国的危险。

*6月11日,美国国务院公开“能源资源治理倡议”计划,通过分享技术及管理经验,帮助各国开发锂、钴、铜等矿产资源,以“减少全球对中国稀土进口的依赖”。

*6月21日,特朗普会见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声称要就“关键矿物”开展双边合作。澳大利亚国防部长也很配合地在8月表示将与德国合作增产稀土和其他军用金属。

*7月11日,美国反华议员卢比奥提出建立“稀土垄断联盟”,允许外国投资者和美企一起组建稀土合资企业,规模不设上限。

*7月22日,特朗普告诉五角大楼,要找到更好的方法来采购一种用于特殊电机的稀土磁铁,他还警告称,如果美国没有足够的库存,国防将受到影响。特朗普担心一旦“中国限制稀土磁铁出口”,美国相关行业“预计无法提供相关产品产能”。

 


(图为美国目前唯一在运作的稀土矿MP Materials)


可以看出,美国和西方国家一直在稀土问题上“装穷”,演技还相当好。


稀土并不“稀”

稀土矿和钻石矿不一样,甚至和石油在地质分布上都有很大的区别。钻石矿虽然普遍分布在全世界各地,但超过30分(重量单位)的钻石高度集中于少数矿场。石油资源虽没有钻石那么集中,但也比较集中,地大物博的中国就是石油资源相对比较匮乏的国家,除了领海之外只有东北、西北和华北少数地区有相对丰富的石油,而且石油的品质也不够高,开采成本不小。

而稀土中除了“钷”在地壳中含量特别稀少,全球不足1kg,主要通过人工核反应合成之外,其他稀土元素在地壳中都有比较广泛的分布。尤其是稀土中的铈,在地壳中的含量与铜相当,并不十分稀有。而其他稀土元素在地壳中的含量其实和钨差不多,大部分位于铅和银之间,很多稀土比金也还要高出几十倍。

 


(图为各元素在地壳中的相对比值-对数坐标,蓝色是稀土元素,Pb是铅、AG是银)

 

当然,太过分散的稀土资源没有利用价值,需要相对集中才行。如果说小国没有这样的条件,那么地域辽阔的国家几乎都有较多的稀土矿存在。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稀土矿储量较为丰富的国家并非只有中国,国土面积广大的国家如美国、俄罗斯、加拿大、巴西、印度、澳大利亚、南非等都有较多稀土资源。特朗普说“缺稀土”,缺的其实是高质又廉价,最好产量还不透明的稀土。


4、还想廉价买中国稀土?没门!

历史上,南非、美国、加拿大都曾是稀土的重要产地,而中国由于外部长期封锁,不能出口稀土进行换汇,因此在稀土供应上几乎没有影响力。

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开始进入国际稀土市场。刚开始还比较有序,基本由国家统筹安排,但由于赣南和内蒙古很多稀土矿靠近地表,很快就在当地引发了盗挖风潮。于是,当地政府不得不放宽了稀土准入门槛,这一措施短期内有效解决了盗挖问题,但从长期看却加剧了稀土开采的无序性。

 


(图为1950年-2010年世界稀土供应量)

 

上图为1950年-2010年世界稀土供应量变化表,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取代美国成为第一大稀土供应国并不是因为美国稀土枯竭。1990年后开始出现中国稀土产量一上升,美国产量就下降的现象。美国稀土产量是充足而又廉价的中国稀土供应抑制的结果。

历史上,世界稀土资源的供给重心曾有过2次转移,最早的供应国是巴西、印度和澳大利亚;1949年美国加利福尼亚的芒廷帕斯稀土矿被发现使美国成为20世纪中期全球最大的稀土供应源;之后,随着中国稀土资源的发现和产业发展1986年之后,中国才逐渐取而代之。

转折点发生在2008年前后,国际金融危机造成稀土需求量急剧下滑,大量稀土生产出来放在仓库中,这时历史上熟悉的一幕再次上演——很多企业不是抓紧去产能,或进行产业升级,而是扩大产能打“价格战”,局面一发不可收拾。可以想象,中国当时疯狂扩充稀土产能不仅导致企业间互相压价,而且还对环境造成了巨大破坏。

限制稀土产能第一次成为政府、民间和企业的共识。

 

好在否极泰来

从2009年中央明确提出了“暂停受理稀土矿矿业权的申请”,并采取限制稀土出口配额的措施。2010年为了抵消民间超采的影响,更是将这一配额下调了30%,基本遏制了中国稀土无序开采的情况。此外,2010年国土资源部发布《2010年钨矿锑矿和稀土矿开采总量控制指标的通知》,也将另一种重要金属矿藏——锡矿与稀土统一管理,避免了锡矿重蹈稀土覆辙。

经过有效治理,稀土价格开始回归正常。仅以2010年为例,氧化镨、氧化钕的出厂价就从2009年的6-7万元/吨,涨到了18万元/吨以上。尽管如此,中国稀土因劳动力相对便宜、稀土品质较高、有成熟采冶工业等因素,其价格并没有涨到特别离谱的水平,中国依然是世界第一稀土供应国。

因此,所谓的中国通过稀土“威胁美国”仅仅是指美国企业过去因市场竞争原因放弃了稀土生产。

现在,美国稀土无论在价格还是工艺方面,都和中国拉开了距离,美国一方面不愿放弃享受中国物美价廉的稀土,另一方面又不愿看到中国在出口额与定价上的话语权进一步增强。

但无论如何,过去以“泥土价”出口稀土只是特殊时期的特殊现象。

 


5、中国为何加大稀土供应?

中美经贸摩擦发生后,中国稀土被很多人认为是一张“王牌”。所以2019年度中国稀土开采总量指标公布后,很多人就不理解了,中国应该牢牢握着这张“王牌”,减少产量才对,为什么反而还增加呢?

有种说法认为,中国这是要挤压稀土领域新出现的竞争者,防止美国、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实现替代。

笔者不赞同这种分析。中国扩大稀土产能既没有打击竞争者的意图,也没有打击竞争者的可能。虽然2019年中国稀土开采总量指标增长明显,为2014年以来最高的一年,但伴随着开采总量逐年上涨的是民间私采超采得到了有效控制,两相抵消之下,开采总量的增长其实并不明显。

即使忽略民间超采稀土的减少量,根据工信部、自然资源部发布的通知,2019年稀土开采、冶炼分离总量分别是13.2万吨和12.7万吨。2018年稀土开采的配额是12万吨,也才增加了1.2万吨。而工信部2016年印发的《稀土行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提出,合理调控稀土开采、生产总量,到2020年稀土年度开采量控制在14万吨以内。

也就是说,哪怕明年我国继续提高稀土产能,不出意外也就在14万吨以内,最多比今年增加8000吨。这点产量的增加能否对世界其他稀土公司产生威胁呢?

我们以非洲小国布隆迪的彩虹稀土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今年10月计划每年生产1万吨稀土精矿,这比之前该稀土计划的预计产量增加了近10倍。该公司表示,测试结果显示,虽然地表仍含有较低水平的稀土元素,但该项目可能拥有比最初预期更大的矿床(再次证明美国地质调查局的调查结果不太可信),未来不排除进一步增加产能的可能性。

中国在2020年前增加的稀土产能,不过大致相当于这样一个小国的某个稀土公司项目意外增加产能的不到两倍而已。显然,这点小小的产量增加不可能真正打击到什么国际竞争对手。同时,在稀土生产方面打击竞争对手的收益,其实远远小于稀土被加工为其他产品后在其他领域竞争中带来的问题


中国是一个“稀土大国”却还算不上是“稀土强国”

稀土的背后是一个庞大绵长的产业链和产业群,像是一条绵长浩荡的河流。从上游最初的稀土矿产品、中游冶炼提纯产品、直至下游稀土应用产品,越接近稀土产品供应链的终端科技含量越高,经济附加值越高。中央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齐兰说:“中国可以生产400多个品种、1000多个规格的稀土产品,但其中80%都是中低端产品,尤其在下游的高精尖应用领域与美日等国家仍有较大差距”。五矿集团一位高层也曾描述过这种失衡状态:1元钱的稀土原料,我们粗加工最多卖10元、20元,到欧美日做成产品后,我们却要花1000元才能买回来。可以说,中国是一个“稀土大国”,却还算不上是“稀土强国”。

2011年中国曾希望能减少稀土出口量、提高价格、并对稀土征收出口税。对此日、美及欧盟联合起来以中国违反入世承诺为由向WTO提起了诉讼,尽管中国以“保护资源和环境实现可持续发展”为由而进行申辩,但在2014年最终败诉。在某种意义上当今世界,单纯的“资源丰富”已不再是国际博弈和竞争的核心了:日本稀土产业繁荣国内虽几乎没有稀土矿,但在高精尖的稀土应用技术方面却一马当先,数十年前便早早开始了全球专利布局,大量高质量专利和技术形成了紧密的“交叉封锁火力网”是日本独有的“另类稀土资源”不仅从全球获得高额收益,在国际上也拥有很强的话语权。


稀土是中国的“王牌”吗?

中国科学院包头稀土研发中心的张博等研究者对此也忧心忡忡:以稀土永磁材料为例,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每年却要向日本支付高额专利费,日本多年来积累了大量相关专利,其中有不少关键的“卡脖子”技术,某些尖端技术还列为产业机密,秘不外宣。

其实,在2011年后,中国稀土专利申请量也在迅速增长,2018年时总数已超过美国,直逼日本,但总体来说专利质量不够高,尚未达到巅峰对决、华山论剑的段位。尤需一提的是,中国多年的稀土生产还带来了巨大环境成本,如果我国能实现稀土产业升级,补上高端应用这个短板,资源就不用廉价外流而可以创造更大的价值,在环保上也可以投入更多,许多问题都能迎刃而解。


那么,中国为什么增加稀土开采呢?

一个合理的解释是,为了国内新能源汽车等科技产业的发展。

12月3日,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征求意见稿)。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25%左右,智能网联汽车新车销量占比达到30%,高度自动驾驶智能网联汽车实现限定区域和特定场景商业化应用。

25%这个数字相当具有想象力,要知道,2019年前10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为94.7万辆,只占汽车总销量2065.2万辆的4.59%。也就是说,5年内这个数字预计要提高5倍。

一般来讲,混合动力汽车每辆要消耗稀土4-6kg,纯电动汽车仅驱动马达需要消耗稀土约为5-10kg。如果纯电动汽车使用的是含稀土的高品质锂电池,那么这一数字还要高。想要实现上述目标,稀土的产能必须跟上才行。

因此有理由认为,2019年中国扩大稀土产能主要还是为了国内新能源汽车等产业的发展。

中国同时也为稀土资源的最大需求国,在不断延伸的竞技赛道上、在各种“闯关”挑战之外,是否也会直面稀土资源的匮乏和战略安全问题?

稀土是大自然慷概的馈赠,面对这样一份厚礼,我们不仅用于自己的产业发展,还以合理价格供应世界。但中国在稀土供应上并不强势,只不过当有些人开始打“南海牌”、“对台军售牌”时,我们当然不能再出口甚至增加出口其用于造军舰和战斗机的金属矿产(不仅限于稀土)。正如中国商务部在5月30日做出过的回应:作为世界最大的稀土材料供应国,中国一直秉持开放、协同、共享的方针推动稀土产业的发展。在服务国内需要的基础上,我们愿意满足世界各国对稀土资源的正当需求。但是,如果任何国家想利用中国出口的稀土所制造的产品,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于情于理都是令人难以接受的。


作者:余鹏鲲,瞭望智库

     


上两条同类新闻: 下载:智库成员申请表(内附联系方式)
  • 士人教育与匠人教育
  • 一个千古之谜:墨家为什么会消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