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智库要以穿透式跨领域整合 服务大国崛起


发布时间: 2019/12/22 被阅览数: 337 次
 

演讲者陈文玲系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总经济师,本文为12月17日“新时代的中国思想与世界变局——中国智库国际影响力论坛2019”上的发言实录。
 

今天主要想表达两个观点:

观点一:伴随着中国大国的崛起,在国际地位、国际影响力、国际舞台上的地位和作用日益增强,中国的智库也已经走到了世界舞台中央。

有三个大的变化:

变化一:中美智库之间的地位之变

中美两国竞争博弈,实际上两国国家的决策者对智库的不同态度,决定了未来两个国家软实力。特朗普总统不太用智库,用的智库都太极端,这些智库实际上不是好学者,也不是思想者,所以把美国给引偏了,美国现在有可能成为“世界孤儿”。中国习近平主席指出:智库是国家的软实力,而且培育智库、发展智库、发挥智库的作用。所以中国的智库虽然起步晚,但整体上不弱,中国有国家高端智库25家,但也是良莠不齐。有一批大学的学者,研究出在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文章,很多文章甚至已经被翻译成英文,但可能并不被大众所知。关于中美关系,特别是中美智库的变化,可能未来会使我们在习主席提出的一系列全球治理观、全球价值观、全球安全观、全球发展观等方面慢慢会跟上去,所以中国的智库从总体上也是在整体崛起,而且发展很快。

变化二:南北之变将带来东西之变

所谓南北之变就是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和发达国家的地位发生很大的变化。二战刚刚结束,七个工业化国家占世界GDP70%,其余国家占30%,到目前发展中国家、新兴经济体由于中国板块的崛起,包括E11、金砖五国闪亮登场,现在新兴经济体发展中国家占了全球GDP的56%,发达国家下降到44%。普华永道、世界银行近期作出了对2050年的预测,届时前10位的经济体,世界银行预测7个将是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普华永道作出的预测是6个现在的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未来那个时候,世界经济和二战时期正好是颠倒的,代表发展中国家和新兴经济体会占到70%以上,而发达国家会占到30%。世界格局,最大的变化,南北板块的变化会引起东西的变化,整个世界几百年是西方为主的世界体系,从日本明治维新、中国辛亥革命以后,实际上西风东渐,未来世界会发生很大的变化,由于中国的价值观、中国的理念得到认可,会出现东风西渐。东风西渐不是像过去西风压倒东风,而是东风西渐过程中与西风逐渐融合,或者用一句诗意一点的话,就是会在太平洋的上空形成一个温暖的环流,使文化的交融交汇造福于人类。所以这个时候对于我们的智库发展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遇,也就是发展中国家的智库、新兴经济体的智库会走到世界的前沿,会为我们自己的国家代言。

变化三:中国出现了一大批有影响力的智库

不仅是中宣部明确的25家高端智库,也有很多民间智库非常活跃,也有一些专业性的智库非常专业,他们研究的深度不亚于现在这25家高端智库。

比如我前两天跟意大利前经济部副部长有一个会谈,他说我现在在意大利想建一个智库,因为他想参加下一届意大利总理的竞选,但是意大利没有国际化的智库,意大利只有传统的大学,所以他想建一个智库。我就在想这些发达国家,原来七大工业化国家,欧洲四大工业化国家,竟然没有智库。香港也没有智库,香港原来有一个中央研究组,在上一任特首时就撤销了,没有智库怎么谋划香港的未来呢?怎么研究香港的重大问题呢?其实没有智库的一个国家就没有谋略,国家领导人一个人的大脑可以决定一个国家大政方针的方向,但是绝对不可能一个理念就形成一个国家治理体系,一个理念就能使整个社会形成高度共识。所以,我认为中国在迈向“两个一百年”的过程中,中国的智库怎么能够形成中国的思想、中国的理论、中国的方案、中国道路的理论诠释,这是我们的历史重任。

中国智库学者在国际舞台上也不输于美国以及其他国家,以前我们对他们都是仰望的、仰视的,他们对我们都是俯视的,现在很多国际场合,包括我们和美方非常重要的智库专家对话,我认为我们是平等的,是日益受到他们正视的,而且我们很多观点实际上也被他们翻译过去,甚至报到了美国的政府决策层。

中国是一个有五千年文化的国度,有那么多的思想品,我们的矿藏比美国要丰富得多,美国从建国两百多年,一下就到了世界思想最前沿、舆论最前沿、科技最前沿、经济最前沿、军事最前沿,为什么?美国这些智库的谋划很重要,比如美国的马歇尔计划、美国的星球计划、美国的信息高速公路,全都是美国智库谋划出来的,然后作为国家举国之力在做的一些重大的项目或者重大的国家战略,变成了一个国家的实力。
 


观点二:所以我们未来的智库,如果是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我们的差距还很大

中国的智库现在虽然发展的势头很好,但是我们的功力还不够,为什么?

第一,我们的思想力不够。我们产生思想品的能力,我们能够让世界为之一亮的观点、思想品确实不够。如,最近创新经济论坛有一场基辛格博士特别对话,半个小时,我12月5号-9号随周小川行长去美国,美国基辛格中心组织一个中美关系闭门对话会,基辛格也到会作了重要发言,他有几句话就是思想品。他说:中美两个国家如果继续对抗发展下去,给世界带来的灾难不亚于摧毁欧洲文明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我觉得这就是思想品,他是纵览世界历史,然后对中美未来这样一个竞争博弈、这个走势有巨大的担忧,他提出一个核心观点“世界要平衡”,但是我认为从他内心里感到恐惧的是,中美竞争下去,对美国会造成巨大的伤害,他是爱国主义者,是为美国担忧,所以他在积极促进双方的和平,他96岁坐着轮椅到中国来发表他的观点。但是我们的思想里,我们能够概括出来的一些营养世界的话语太少了。

第二,我们的谋划力不够。中国智库真正提供给党中央、国务院,给整个国家做谋划的能力不够,虽然我们有的智库很专业,但是专业化的智库,包括经济、政治、文化、军事,怎么能形成一揽子战略?一揽子战略的谋划能力确实不够,但美国很多谋划是跨领域的。所以我们现在有一个偏差,认为智库做的越专越好,如贸易问题研究的小数点零点零几位之后才是专业智库,真正的智库是应该有穿透力的,应该有跨领域的整合能力,形成跨领域的一揽子战略,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一揽子战略,需要前瞻性、储备性、前沿性、全员性的战略。

第三,传播力不够。我觉得我们现在传播力最大的问题就是说的话都差不多,用的语言差不多。这次和彭博办创新经济论坛,他们提出的基本要求就是要求所有发言嘉宾不要照稿念,但大家都怕犯错误,要统一的口径,统一表达方式,很多论坛基本从头到尾念稿,很多人听了开头基本就知道内容是什么了。所以这种传播力怎么能够打动别人呢?连自己都打动不了的东西,肯定是打动不了别人的。

第四,影响力不够。中国智库现在主办了很多会议,是一个大的经济增长点,爆发式的,但是真正有震撼力、有影响力的会议结果还是不够的,而且大部分会议的举办地都在国内。我们最近在香港、新加坡办了一个会议,在中宣部支持下,中宣部领导有出席,大家纷纷表示很感慨,实际上我们还是要更多在国外发声,用更多的国际上能听懂的语言来诠释我们的主张。

第五,还是协调力不够。整个智库之间缺少协调,低水平的重复建设、劳动比较多,真正缺少基础研究、原始创新。与制造业存在的问题差不多,很多智库都举办主题相同的论坛,很多研究也是相同的,而且有些可能是迎合人们的眼球,但是现在眼球也跟不上,眼球顾不上,比打乒乓球还要快,一个会议接一个会议,大家对会议也有点审美疲劳了,但今天的会议很好。

     


上两条同类新闻: 下载:智库成员申请表(内附联系方式)
  • 这是一个悲歌时代 也是一个欢歌时代:评郑永年教授
  • 马建堂在优化营商环境高级别学术论坛上的致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