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珅给灾民米汤里撒沙子的“基层工作经验观”


发布时间: 2014/12/10 15:25:00 被阅览数: 780 次
 

一提起和珅,多数人第一反应就是——一个靠拍皇帝马屁的大贪官,乾隆身边的大红人。
然鹅,现在许多红得发紫的明星巨星都只能红一阵子,而和珅却能在伴君如伴虎的职业生涯里、在自称“十全老人”的乾隆爷跟前红一辈子,故事流传几百年,那他绝不是等闲之辈!
和珅在官场上经历的大事小情实在是多了去,但他在赈灾大米里掺沙子,这个行为用今天的经济学原理看真实低成本却又高效能的好办法。

 

 

遭人唾骂,实则用心良苦!


清朝乾隆年间,中原地区爆发了一场大规模的灾荒,灾区里所有能吃的东西都被吃的精光,甚至连树上的树皮也没被啃光,到处都是饿的面黄肌瘦的老百姓,很多人因此丢失性命,情景惨不忍睹。
为了拯救老百姓于水深火热之中,乾隆下令调拨大批粮食送往灾区,并且命令和珅全权负责赈灾事宜。


和珅来到灾区后,眼前的惨景让他这个大贪官都不忍直视,于是他立马下令,在各个地方搭建粥棚,给灾区百姓熬煮米汤跟稀粥。不过在熬制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所有人都十分意外的事情,只见和大人从地上抓起一把沙子,撒进了刚熬好的米粥里,而那神情,十分庄重,仿佛在完成一项神圣的使命,同时,他还下令让其他各个粥棚都要照他的做法干。


这时和珅身边的官员们,就忍不住犯嘀咕了:你这个和大人,心也太黑太狠了吧,老百姓都这么惨了,还要往米汤里撒沙子,简直太可恶啊。不过大家都畏惧和珅的权势,所以也没有人说出来。
百姓们在喝粥的时候,见到里面有沙粒,还以为是朝廷发的劣质粮食。当知道这一切都是和珅在其中搞鬼时,纷纷大骂和珅心黑无情,以沙充米贪得无厌

 


后来,一位官员看不下去,当面责问和珅道:“灾民们已经很可怜了,和大人为何还要往粥里撒沙。”和珅听了也不生气,笑着说道:“政府供应免费米粥,势必会引来不是真正灾民的百姓也来分一杯羹。但粮食数量有限,如果大家都来抢食,真正的灾民就可能被饿死。官府没有办法分辨谁是真正的灾民,但如果米粥里加了沙子,普通的老百姓就会嫌弃,而饥饿的灾民是不会太在意的。”
和珅的一番话说完,顿时让随行的官员恍然大悟,纷纷夸赞:“还是和大人聪明!”。

 

朝廷的赈灾建粥厂的本义是想把粥施舍给那些受了灾家里真正没吃喝的灾民。但是既然是朝廷的公益型赈灾办的粥厂,谁都可以去蹭吃蹭喝,哪怕不是灾民。朝廷当然是希望获得收益最大化,但那些假灾民却占用了真灾民的资源,而设置领粥条件审核身份,一系列工作都要占用朝廷资源、还有产生腐败空间,这就使得朝廷提供的公共产品的效率低下

 

 

前些年推广经济适用房,有经济学家建议经济适用房不应设有独立卫生间,而应采用公共卫生间。结果舆论一片哗然,骂什么的都有,说的好像这位经济学家不把穷人当人看一样
几年后再看,时不时爆出经济适用房房主开豪车,甚至出租经济适用房赚钱。这背后的逻辑是一样的。


茅于轼表示,买经济适用房的一个根本问题是:你希望谁为你作出牺牲?没有人牺牲而有人卖便宜房,是不可能的。社会上一切财富都是劳动的成果,都是有主的。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你不剥削别人而能买便宜房,是不可能的。也不光是住房,一切商品都有其合理的价格,不可能用低价买任何一种商品。


“那经济适用房侵害了谁的利益呢?就是那些被迫低价卖土地的农民的利益。”茅于轼说,“那我倒要问,侵害低收入人群的利益去补贴城市的中上收入人群,公理何在?”
“重效益或者重公平,我都同意,但是经济适用房却一头都不占。”他认为,它不但没有创造财富,反而破坏了公平,这么糟糕的东西早就应该废除。

 


他澄清:我从没说过“廉租房不建厕所”
几乎是一字一顿地,茅老先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我要声明:我从来没有说过廉租房不应建厕所。”茅于轼说,他的原话是:“廉租房不应有专用的、私人的厕所。”也就是说,要建成类似大学生宿舍那样的,室内的、有水洗的厕所,但应是大家共用的,不是某一家的。
为什么要这样规定?他说,“这个理由很简单,既然是救济房,就要迁就一点,标准当然是比商品房低。”他认为,这样做会带来两个明显好处:“富人瞧不上这样的房子,不会来抢占;穷人等条件好了以后也愿意搬,不会永远占着。”

     


上两条同类新闻: 下载:智库成员申请表(内附联系方式)
  • 张召忠:为什么特朗普选择这个时机宣布耶路撒冷的决定?
  • 陈健鹏:中国建设碳排放权交易市场的政策选择

  •